羊齿

需要勇气

选择和变化很难,它也永远会来到

虽然都说自己与自己的较量是真的进步和成功,但是人与人之间的比较却是让人难免伤心或者不满足。

那我们生活中的选择呢,它太折磨人了,因为我们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性,以及对目前舒适区的不甘和不舍。

所以当选择来临的时候,理智会分析优劣,而我的情感在抗拒选择。可惜, 人不得不做出选择,而且阻挠他人的选择,也不应该,也阻挠不了。

所以就当是给彼此的成长的机会吧,因为要飞的人,你拦也拦不住,真正爱的人,也撵不走。


这一段路

        “我的门又关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在他的不开心得到解决以后,对于我来说,反而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让我的门,关上了。

       细细看来,最近确实情绪都不太好,在教室时,都有些忍不住眼泪。虽然还是在其他人面前展开笑颜。毕竟在他人面前露出不开心或者眼泪,是不礼貌的;会让我看起来可怜兮兮。

       学校里,六年级的成绩至关重要,而我一个初出茅庐的班主任,就算会觉得很吃力,也要挺着,在行为上面高要求他们,就算很累。然后还得用三分之二的时间去做和教学无关的工作,可笑的是,到后来,考核的还是孩子们的成绩。所以听见数学老师喋喋不休的抱怨,其他老师的指责,我心里就烦极了;然而也还要优雅三连,压制自己的情绪,试图站在他们的角度去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   家里,爷爷走了以后,我觉得我的家好像就不一样了。如果不是奶奶还在,我回家的理由也没有了。爸爸和奶奶之间的矛盾存在,让我觉得很不好受,因为她受到了伤害;看见她不好受,我就觉得自己的力量太渺小了,为什么不能好好的保护住她?她的身体状况不太好,而我什么都做不了,只好在言语上宽慰她,无论她把家务做得怎么样,都没有指责过,只有心疼。

       弟弟也正处于青春期,懒散和不明事理也会让他虚度光阴。对于他生活上的关怀,我们家人实在是做得少之又少。对他,心生有愧,有时候也会觉得不公平,我很少得到父母的关怀,我又为什么要友好对待他们的孩子?转眼一想,也就算了,不想让弟弟重复我的心历路程;但他要承受的孤独,在所难免,希望他能坦荡成长,别像我一样,学不会正确爱人的能力。或者,可以好好表达自己的情绪。遇见一个不会让他伤心的爱人。

       阿杜呢,我希望可以保护好他的幼稚,不想改变他,我愿意用我的力量护住他。可是现在真的有些累了,我的门,变得又高又重,精疲力尽的我,实在是推不开了。至少还需要一段时,才可以坦荡荡的慢慢推开吧。

        孤独感还是会有,在那些被不被关心,不被耐心对待的时候;会觉得自己是一个人在面对世界,可明明应该是两个人呀。应该就是这种落差,会让自己觉得,对方对自己的情感,不是一种本能,也不是一种认真的牵挂;反而是对方的一时兴起,一时冲动罢了。

       未来或许很美好,但目前的路上找不到分享的路径,缺少共鸣的认真,难免会让我疲倦满身。对方是对的人,会有安心的时候,可是总有些地方对不上,在我期盼的时候,也会缺席的人。可能年纪大了,不好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怎么办呢?它真实存在呀,我东躲西藏,它都还在。

       或许这是历史长河上的不起眼的一瞬,但它确确实实存在,就算我眯上眼睛,捂住耳朵,它也还是存在罢。

        


就像你伸出去的手

被松开

空泛  寒冷


谢谢你来,会遗憾你走,但我会习惯。

做自己的备胎

        昨天快睡着的时候,瞥见一个公众号的文章标题“我过得这么好,还不是因为有备胎”。睡醒来临,没有细看,今天才去细细翻阅。
        讲的是,你得有第二选择和选项,得有Plan  B。
       做事可以这样,在感情中,可不取。爱一个人就好好的爱吧,毕竟工作和生活已经那么复杂了。如果一定要给足自己选项,不如就做自己的备胎吧。
         他爱你,固然幸福。你爱着自己,不是更幸福吗?对感情很忠诚,也爱着自己。我觉得这样的状态才是比较对的吧。
       你们在一起会创造快乐和幸福,会一起渡过难关,他对你付出,你对他细心。即使对方不在,或者感情终止,带来的伤害不可避免时,你也还有自己,可以支撑自己的生活,可以做自己的依靠。
        他是你生活的不可或缺,你可以向他要拥抱,要亲亲,要安慰,要一起度过美好时光;你也是自己生活的不可或缺呀。做一个快乐的人,认真工作,再谈索取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,感情不是像自己可以表述得这么干净利落的,但是我希望自己爱得坦诚,活得自然。不要那么累,毕竟生活不易。有时候忙到都来不及生气。
        所以,每天都要加油鸭。

我的爱
是山谷的风
呼啸又孤独
坦然也胆怯

“好像有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了呢,可是你看这树木依然是青青匆匆的,天空也是穆青的。”她仰着头,心里有些空洞,却不慌张,感慨人事的变迁。
“我会在这里的。”他拉住她的手,“有些情绪本来就说不清的,不过我会在这里,无论这些事物怎样变化,我都有信心可以在你身边。”

昨夜睡时突然有些伤感,不由得伤心了好一会儿。幸好一夜沉稳的睡眠,醒来已是早晨。翻身就起,没有以往的赖床两分钟。
打开窗户,让冷的新鲜空气进来,穿好衣服,出门去刷牙,我们的厕所在这层楼左边的尽头。
推开门,便觉清新。天空中又是一大片漂亮的云彩。像是某位艺术情操极高的画家的得意之作。不信你看,那些如丝如缕的浅浅红橙色云彩,渐变的从山与天的交界处,蔓延开来,有力而温柔。一层薄薄的乌云从右边遮住了大半云彩,竟也不会让人厌烦。
一转身,余香香也端着牙刷杯,她也是个早起的人。突然发觉自己不是那么孤独呀,有人同行。

长长的玉带子让我们觉得惊艳极了,小侄子在车里的时候就开心的呀呀直喊。
高高的照射灯吸引了许多萤火虫,或许里面还有飞蛾和不知名的小虫。有些萤火虫似流星般极速划过黑夜,倒让我们怀疑是不是好运遇上了流星。

爱是什么?
是心甘情愿的荣辱与共?还是情和意投的两心相悦?